威士忌周报 | 世界首款“负碳”威士忌制成、全球最大威士忌拍卖

关注 12月18日发布在 威士忌圈

01 又一个消失酒厂的“重现”了

已消失的苏格兰低地谷物威士忌酒厂Dumbarton,由美国企业家Hiram Walker于1938年创立。 这位老哥1935年收购了Ballantine’s(百龄坛),1936年收购了Glenburgie和Miltonduff。

Dumbarton酒厂是用红色砖块建造的,在冷峻的苏格兰建筑风格中显得格格不入,但不失为一道靓丽的风景,曾经也一度是苏格兰最大的谷物威士忌蒸馏厂。1987年被Allied Lyons收购后,最终于2002年宣布关厂并拆毁。 酒厂遗址的最后一处遗迹,是一座100英尺高的红塔,也于2017年被拆除。拆除画面实在揪心……

不过,稀有烈酒装瓶商The Last Drop Distillers(最后一滴)带来了好消息,刚刚发布了一款Dunmbarton酒厂1977年的单一谷物威士忌。 既是Last Drop的第17支装瓶,也是Dunmbarton的第三款单一谷物威士忌,欢呼吧朋友们!

而至于装瓶的原因,除了酒本身足够优秀,这个年份对Last Drop而言也意义非凡。 1977年,James Espey和Tom Jago第一次见面,两人联合打造了Last Drop品牌,成为了终生的同事和彼此信任的顾问。所以这瓶酒也是品牌用来致敬两位创始人之间罕见而特殊的友谊。

换句话说,这酒肯定是Last Drop用了心思的一款。Dunmbarton 1977单一谷物威士忌,48.4%的ABV,只有150瓶,每瓶售价为2500英镑(3000美元)。 拔刀吧,兄弟们!


02 英国对华烈酒出口增长35%

国人对威士忌肉眼可见接受度越来越高了。根据美国食品饮料联合会(FDF)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英国食品和饮料出口增长6.3%,至174亿英镑,2019年第三季度增长8.3%,至62亿英镑。

第三季度,英国对非欧盟国家的食品和饮料出口增长13.1%,是对英国出口(5.3%)的两倍多。而在这其中,威士忌当之无愧成为了其中最重要的出口商品。年初至今,出口金额达到37亿英镑,增长7.8%。

而在这其中,除了英国的三大出口目的地是爱尔兰(-3.2%),美国(+ 14.3%)和法国(+ 6.6%),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作为英国的第七大贸易伙伴的中国,食品和饮料出口也出现了“显着增长”,共增长了6460万英镑! 单是烈酒的出口量,涨幅高达35%……

据说这也是英国二十多年来最大的增值,主要是由于烈酒,啤酒,肉,鱼和奶制品的“强劲”表现。这样一看,脱欧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嘛?以及,咱国人的购买力也实在令人惊叹。不过还是那句话,无论投资收藏还是自饮,切忌脑热跟风,怎么舒服怎么喜欢怎么来。


03 105.3升的威士忌要拍卖了,你敢拥有吗? 

托明多尔(Tomintoul)14年的这瓶容量105.3升的巨型威士忌,曾一度被评为世界之最。总重180公斤,相当于150个标准70cl的瓶子。2009年以46%的ABV装瓶,巨型软木塞、巨型标签,据说装瓶密封启用了14人的团队才完成。

这瓶托明多尔14年也挺颠沛流离的,2012年在爱丁堡的苏格兰威士忌体验馆展了一年,又于2013年12月,在格拉斯哥的McTear's拍卖。但可惜当时没能标到拍卖估价,因此并没有成功出售。

最近又有要拍卖的消息了,不过这一次估计得了教训,指导价格和底价比上次低了不少,但也不是小数目:预计售价将超过15000英镑。托明多尔酒厂坐落在斯佩塞地区崎岖的地形中,临近优质水源,是建于20世纪仅有的15座运营中的酒厂之一。

酒厂一直专注于生产各种调和麦芽威士忌,仅有总产量的2%作为单一麦芽威士忌释放,近年来释放的稍微多一些。正常版的14年在2012《威士忌圣经》获得了95的高分,很典型的斯佩塞风格,有柔顺细致的花香,口感优雅圆润、清爽香甜,后味绵长、带有微微的胡椒香气。

反正是一款好酒,希望这瓶巨型的托明多尔14年能有个好归宿吧。 至于世界上最大的装瓶这件事,除了托明多尔,杰克·丹尼尔(Jack Daniel's)干过(184升),威雀也干过。 2012年威雀(The Famous Grouse)推出了一款228升装的威士忌,刷新了2009年Tomintoul 14创下的记录。

瓶子总高1.7米,灌满这一瓶,就需要3个小时。推出和灌装的日子,恰逢品牌的生日以及狩猎红松鸡季节,因此有了这个纪念版。但威雀这瓶不售卖,目前还是属于酒厂。


04 为了地球母亲我也得喝酒啊

喝酒能续命的奇谈我们报道过,喝酒能减肥的故事我们也见到过。刚刚又发现,喝酒还能为环保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你没听错,来自纽约的Air Co. 打造了一款同名威士忌,用空气制成的,是世界首款“负碳”威士忌。瞅瞅这性冷淡的模样,看着就倍儿环保。

负碳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在生产过程中,碳排放量达到了负值,通过净化空气中的二氧化碳,来达到环保的目的。 首先,Air Co. 发明了一个方法来捕捉空气中过量的碳。使用一种小型的太阳能机器从空气中提取二氧化碳,这样气体就可以分解成碳和氧,分离出的分子在金属催化剂上与水混合形成纯乙醇。 再通过一些机密的专有工艺,将乙醇按体积提纯、稀释,得到酒精含量为40%的“负碳”伏特加。

最值得敬佩的是,他们也不是单纯用空气,而是变废为宝。 两位创始人在走访了北美洲大部分会排出大量二氧化碳的饮料工厂、酿酒厂后,与这些工厂合作,使用水力发电厂的电力将气体液化,载至Air Co. 位于布鲁克林的工厂,再来生产“负碳”伏特加。

传统的伏特加由小麦或土豆等富含淀粉的谷物发酵而成,这个过程会产生约13磅的温室气体。 创始人之一康斯坦丁(Gregory Constantine)说,只由水和二氧化碳制成的Air Co.伏特加,每生产一瓶,会从空气中吸收一磅二氧化碳(相当于八棵大树的高度)。 我不由得为这两位哥们儿竖起了大拇指。

另一位创始人斯塔福德·希恩(Stafford Sheehan)说,制作这种伏特加是受到了植物光合作用的启发。 不含碳的Air Co.比传统烈酒更纯,也没有谷物发酵后留下的杂质。 目前只向纽约市少数几家精选的酒吧和餐厅发售,每瓶售价65美元,不过2020年有计划扩大分销。

Air Co.公司本身就是一家生活方式类企业,这也是他们的第一步,据说还打算利用由二氧化碳制成的纯乙醇生产香水和家庭清洁用品,以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整挺好,诚挚祝福这两位哥们的事业。要是能买到这款Vodka了,我会第一时间支持个几箱。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