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城市996,山水秘境也留不住年轻人?

借宿
玩家
关注 08月11日 阅读 120,518
2022
08/11
19:41
借宿 玩家

海报背景图源崇左宿集

今年6月14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向社会公示了18个新职业,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申报的民宿管家成功入围,并经公示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这也让民宿管家正式成为一种新职业。

在经历了毕业季和报复式旅行的暑假后,我们采访了几位年轻的民宿管家。他们对民宿成为新职业这件事表示高兴,但也觉得近期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期待更完善、人性化的体系和标准尽快出现。

比起大城市的拥挤与喧嚣,国内的山水乡村似乎是一个可以长期生活的理想场景。图为崇左

毕竟,工作强度大、薪资不高,活动范围局限,是每个管家都会提到的问题。年轻的管家里也会提到个人问题,没有富裕时间,加上很多民宿也不允许管家内部谈恋爱,给年轻男女的相处来了障碍。

但反过来看,其实也不只是管家的问题,每个行业都会存在,只是在管家这个相对新兴的行业里被放大了。


图:武夷山不知春斋

我们采访了从管家行业离开的“前辈”,本来以为不外乎薪酬少、晋升难等拍脑袋都能想到的答案,却也发现了新的问题。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和新职业推动者、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负责人刘杰又聊了聊,试图展现更加立体的管家工作。

管家要会十八班武艺

洛翁扎

8月初,本来是暑期度假高峰期,突然的疫情收紧,让广西一带民宿又冷清了些。洛翁扎便主动让另一个管家教他自由泳,“救命是一回事,姿势也要帅!”洛翁扎扑腾进了泳池,给我们展示了他最新的学习成果。

咖啡也可以要求洛翁扎做一杯,手冲、冰滴、机磨他都会,做个美式没问题。如果要求拉花,洛翁扎还不是很自信。

“你们觉得好喝吗?我觉得有点苦。”洛翁扎喝可乐。

广西崇左既见民宿

广西崇左既见民宿是洛翁扎服务的第二个地方。一年半前刚毕业,朋友介绍来到云南既见民宿当管家,一年后,民宿在广西崇左宿集开出分号,洛翁扎随店长转移。

开朗热情、擅于沟通,是大家对藏族小伙子洛翁扎的一致评价,洛翁扎也觉得自己在待客上是够格的,但语言能力是他的隐痛。他的母语是藏语,汉语说得磕磕巴巴。得知他从事管家这份工作的父母,并不好奇这是做什么的,先问他“说话怎么办?”

“前期微信对接的时候,再忙我也不会发语音,我的发音吐字,可能会让人产生误解。”洛翁扎说,“而在面对面沟通的时候,我会鼓足勇气,宁可多问几遍,尽管一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的。“

在甘孜的洛翁扎

学习,是洛翁扎一直在做的,不仅是汉语的学习,还有各项技能。

比如游泳。从小在甘孜生活,那里有的是雪山和草地,但接触不到游泳。来到崇左后,有一次在带客划竹筏时掉下了水。从那时起,洛翁扎就开始自学游泳,甚至皮划艇,这样就可以更从容地带客人去玩水上项目。

陪着客人去游玩时,客人会让他拍照。洛翁扎专门去抖音看一些拍照教程,学习构图。“这图好看,我要当微信头像用了”,客人的随口一说,让洛翁扎很受用。

“逮空的时候学点技能”,洛翁扎觉得,管家就得什么都会。

“所谓管家,就是把民宿当家,由你去管理这个家。”这是洛翁扎对管家的理解,但管理是有方法的,除了热情外。刚进这个领域时,洛翁扎参加了町隐民宿学院的培训,他觉得对自己帮助很大。尤其是,管家被列为新职业,一定会有更多的院校开课,这让洛翁扎觉得颇有盼头。

崇左在野宿集

失落的时候也有,刚来崇左的时候,民宿还是一片工地,从云南到广西,人生地不熟,两个月后店长回到云南,又剩下了洛翁扎一人,那是他倍感孤独的时候。

“但只能自己慢慢熟悉和克服,去认识小伙伴,认识当地人,融入团队。”洛翁扎说。因此,洛翁扎觉得,频繁的流动、调岗对管家和团队都不利,尤其是拥有很多分号的民宿,习惯调动人员以增强他们的适应性。但我们不能忘了,管家是在地文化的代表,团队也需要默契,如果不是本人意愿,还是留在当地足够时间会比较好。

返乡,是管家留下的一大动力

龙塘山房

和文远园的采访一直在改期。今年暑期,贵州大热,黔东南雷山县的龙塘山房早在夏天刚开始那会儿就天天满房,本以为总能抽得出一两小时聊天,但因民宿人手不够,文远园一直对我们说抱歉。后来我们约的是晚上9点半,采访完,文远园才说,准备去吃一口晚餐。然后就可以回家,只要十分钟,比在北京工作时,既省钱又省时。

招不到合适的人,一直是这些“秘境”民宿最大的困扰,总不可能要求每个人冲着报效村子而来。

文远园

文远园是村里第一位大学生,毕业后一直在北京从事知识产权专利商标相关工作。响应乡村振兴的号召,家里人也借机想让他回去,2020年10月,文远园回到了老家,成为一名民宿管家。那时,他的工资落差有十倍之多。

家乡,对他而言本身就具有吸引力

尽管如此,文远园是有支持系统的:在家乡,和家人在一起,这在很多人的价值观里,比什么都重要。而他自己也有想为家乡做点什么的愿望。满足了这些,多少可以抵御收入略少这个劣势,甚至更牢固,更有粘性。目前已有5 位高学历返乡人员。

但对其他人,很难用这些来吸引他。

韩永坤(左)在村子里

“我们常会向韩总要人,他从成都派人过来支援。”文远园说。

韩总就是韩永坤,他在成都的印主题酒店管理公司是龙塘山房的运营方。

“但也不是长久之计,薪资水平差不多,肯定还是成都那边城市好啊,除非你真的有个人情怀,能待在大山里。”文远园觉得好的管家肯定有,但依赖机缘巧合。另一方面,因为龙塘山房位于黔东南山区,总建筑面积达1650平方米,对于管家体力有很高要求,女生基本上又被排除了。

管家招聘时的很多标准在文远园看来都很抽象。比如“沟通能力强”“有亲和力”“适应性强”很难在一次面试中看出来。龙塘山房自创了一个万能对外法,先问客人从哪里来,是哪里人,以此大致了解其习性、性格和口味。

“比起基础技能,管家什么都要懂一点,因为你接触的客人五湖四海。但这些只能管家自己学。我们的考核是在客人离店后,花一点点时间征询客人的住店感受,对管家的评价。”文远元觉得,尽管民宿管家被认定为职业,但依然没有系统的学习的教材,太看重个人摸索。

图片龙塘山房管家漫画形象

龙塘山房有一个穿着黔东南少数民族服装的管家漫画形象,原本想以此作为IP运营管家抖音号,但一直碍于琐事,这个形象没被好好利用。和很多行业一样,管家也不应囿于日常琐事,否则创意和灵感便很难发挥出来。

佛系管家在山里自洽的三年

武夷山不知春斋

从民宿楼上的宿舍走下来,只需要10秒钟,这是小鱼的通勤时间。

这一天,因为有人离职,有人生病,小鱼要面对上百号客人,包括民宿和茶馆。小鱼坦坦的,事情总要一样样做。

小鱼是城市孩子,但在山里很能自洽。3年前来到武夷山不知春斋民宿,他觉得自己还会一直待着,身边人笑说他大概会老死武夷山了。

小鱼大概可以代表管家动机的一个大类:冲着对理想生活的向往。

小鱼

三年前,还没毕业的小鱼在微博上看到斋主草木君发起的众筹,两人结缘,一毕业就前去做管家,目前的身份是副店长。

月薪加起来约六千,全部用来购买他喜欢的器物,虽没有积蓄,对他来说,现阶段的爱好更重要。

没有结婚生子的压力,自己也不着急成家,心态上就更为散淡,没有牵肠挂肚的事情。

和老板从一开始就以朋友相待,似乎有点“搞定老板”的意思,这让他更松弛。

佛系青年并不沉迷于城里的东西,他们在山里煮茶,再拍一组有意境的图片,就是最好的推广。

小鱼觉得自己是天然适合来山里做管家的,加上性格,偶尔还有点社牛。

“在与世无争的山里,泡茶喝茶,和客人聊天,这样的画面很难不吸引人吧?”小鱼说,“而这也恰恰也是管家流失率高的原因。因为理想和现实有差,现实里是一地鸡毛。”

山居岁月除了诗情画意,还有鸡毛蒜皮

三年里,小鱼见证了几十个管家的来来去去,无一不是被现实打败,他们没想到山居岁月里有这么鸡毛蒜皮的东西。反过来看,小鱼能一直待着,恰恰是没有落差。

小鱼指出,最好的管家招聘不是诗情画意世外桃源,而是直接说现实,越实际越好。

“最好把权责写明确。很多地方都会写‘管家日常’,这是个什么鬼?打扫卫生还是待人接物?太笼统了,不够细。”小鱼觉得这也是管家这个行业的模糊之处。人们不会对会计、教师这些职业内容提出质疑。所以,他觉得管家被认定为新职业虽然是好事,但近期不会对行业有什么改变。

小鱼和管家沐锦在直播

“也没有上岗培训,都是赶鸭子上架,缺人的时候,但凡是个人就能用。”小鱼说,“动不动就是‘你去做’,我咋知道怎么做啊,全靠自己摸索。长三角可能好一点,反正我们山里完全没有这方面的体系。”

小鱼从一个学泰语的大专生到现在自学了软装设计、茶叶知识、茶道,他觉得都得靠自己摸索,也学会换灯泡、掏马桶。

三年里,小鱼经历过一次被炒鱿鱼和再次返聘,事情并不复杂,无非是对一件事的理解出现了偏差。年轻气盛的小鱼背包打算出门旅行,途中又被店长叫了回来。这次经历让他期待民宿有足够有力的支持帮助系统,能保护管家的权益。

完成民宿内职业晋升

民宿前管家职业发展路径

前管家李伟伟

因为对民宿好奇,拿着国家电网高薪的李伟伟在2015年底,趁出差去住了一晚大乐之野。2016年春天正式入职大乐,成为一名管家;2019年,从助理管家-管家-前台-主管-代理店长-店长-主理人-大乐之野民宿的首位区域经理,完成职业晋升的李伟伟离开,自己创业,成立了和民宿相关的新型文旅公司。

李伟伟的离开,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为了理想奉献青春后,开始考虑结婚生子“的管家们的初心。

几年前,冲着民宿光环,和对世界的向往,他们来到山里做起了管家。十年过去了,随着第一批管家年纪渐长,婚姻家庭是他们要面临的第一要义。李伟伟走出乡村,回到了城市。

李伟伟和绿山墙团队同事

另一方面,李伟伟离开国家电网的那几年,是民宿行业最火的时候,大量像他一样靠情怀和好奇参与进来,赚钱反而排在了很后面。但随着市场回归理性和市场热度降低,加上大多数管家其实是在重复普通服务业,情怀和好奇心不再有用,更何况薪酬一直不高。

“在长三角,管家的工资一般是3500-5000/月,全国也差不多,8000-10000是店长。”李伟伟说了个数字,这样的酬劳和几乎全天候待命的管家工作也许并不匹配。

“新开的民宿还是很多,但愿意做管家的人少了,而老的好的管家又出去了,自然就招不到合适的人了。”经常接到电话问他有没有人推荐的李伟伟这么分析。

李伟伟和团队实地勘测考察民宿项目

如今李伟伟和团队成立的哪吒文旅并没有冒进,他们一直在观察,实地走访大量民宿。他们努力为一些底子好缺没有运营好的民宿进行咨询服务。金华梧杉隐居是他们手头的一个民宿,业主投资额很高,但一直亏钱。哪吒文旅团队进驻后,两个月的时间,就把民宿营业额做到了接手前1整年的营收。

“空降过去把头部品牌民宿做好,一点不稀奇,头部品牌民宿的好不全是我们做得好。梧杉隐居这样当地项目对我们有挑战。”李伟伟觉得当自己跳出管家,来看这个行业,似乎更广阔。

刘杰:

今天和上个月并没什么不同

请大家等一下

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

我们向每一个受访者都提出了两个固定问题,是否知道民宿管家已成为新职业,以及,对你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无一例外,大家觉得没有改变。

新职业推动者、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负责人刘杰觉得就是这样,职业虽然已经被认定了,今天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民宿招不到人是现状,今天和上个月并没有什么不同,解决人的问题就是解决供给,我们要等院校能培训出更多的人。”刘杰说。


刘杰在民宿大会上分享经验

确认民宿管家是新职业并非万事大吉,“民宿管家”职业化进程除了新职业申报,还有标准制定、职级区分、根据标准制定题库、开发教材、培训与认证这几个阶段。刘杰预估要到明年底,才能政策兑现。

所谓政策兑现,就是对外公布管家标准,用这个标准进行培训,比如有大量学校开设专业管家课程等。


莫干山民宿管家培训中心在进行内部培训

和刘杰通话的那天,刘杰正在进行民宿管家职业调查,比如搜集管家的工作内容、国内工作困惑等,再进行统计。过几天,他要和来自山东四川北京的专家一起,开线下国标(国家标准)研讨会。

“这件事的难点在于,要从不标准中找到标准,制定出有引导性的规范。各地的产业水准不一致,民宿发展的也不一样,所以我们聚集了东南西北中的专家和业内人士,做出来的标准要在全国范围内都适用。”刘杰和团队在这个高温不降的夏天,很多次加班到凌晨,他们知道炎夏中也有一丝清凉。

而开会,不是你好我好,还有实实在在的争吵。有人说“管家”不够高大上,是不是用民宿管理师更洋气?比如有中式面点师、美容美发师,年轻人对此更能接受。

“各有各的立场,高校老师从年轻学生的角度出发,我们要从行业角度。”刘杰说。更细的内容刘杰暂时不方便透露,我们也期待下一次专访。


民宿管家咖啡实战培训

民宿管家职业化迫在眉睫是事实,但在这个阶段,刘杰认为民宿在等待的同时,依然要做好日常培训和管理。

刘杰看来,民宿管家,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我们眼前浮现了游出好看泳姿的洛翁扎,沉浸泡茶的小鱼,以及在家门口就可以工作的文远园。

的确,民宿管家本质上是美好生活方式的传递者,他们通过自己的工作,把诗和远方带给更多的客人。

感谢洛翁扎、文远园、小鱼、李伟伟、刘杰接受采访
本文图源@崇左在野宿集、@龙塘山房、@不知春斋、@李伟伟、@木亚文旅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