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弘:有了孩子后,我变得更敏感更脆弱

袁弘骑摩托车的时速开始变慢。当夜晚笼罩北京后,兴致来了袁弘会跨上座驾,和骑友一起穿梭于车流中,享受风驰电掣。不过那是以前,那时他无所畏惧 ;现在不行,他变得有所顾虑。他还变得更敏感更脆弱。最近在横店拍戏,袁弘饰演一位父亲,碰到剧本里描述父亲对孩子的感情,他总不自觉地流泪,怎么也忍不住。

2019 年 2 月,袁弘和张歆艺的儿子出生,他察觉到自己身上正在发生这些细微的变化。今年下半年,电影《送我上青云》和综艺《做家务的男人》先后上映、播出,距离上一次袁弘出现在影视剧中已经有一年的时间。近两年来,他人生的重心似乎更偏向家庭。很少有男性演员会像袁弘一样,因为妻子怀孕,直接停工不接戏。

“我希望我和我们的孩子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是不分彼此的。我想陪在他和他妈妈身边,所以给自己放了个长假。” 在袁弘的叙述中,“长假”中常规的一天大致如此度过 :带张歆艺吃点好吃的,陪张歆艺走走逛逛,买菜做饭,晚上两个人一起看部电影。大半年的时间里,他安心享受这样闲散的生活,没想过会不会就此被市场淘汰,也没担心过是否将被观众遗忘,“停工半年就被淘汰了,我觉得自己不至于这么差吧?”

虽然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但焦虑这个词很少出现在袁弘的字典里。知乎上曾有位网友评价他的气质“站在那里,不用说话,就知道大体是这么个男生——长得不错,家庭不错,读过点书,蛮有修养,一看就知道是城市里出来的。”

对于自己目前人生的总结,袁弘基本认同这段话。他出生在武汉,父母都是公务员,小时候没穷过没饿过。后来陪朋友考中国传媒大学和上海戏剧学院的表演系,没想到全被录取,阴差阳错地走上了演艺道路。人生没出现过什么艰难困苦,也没遇到过大逆境大波澜 ;称得上不够顺遂的,或许只有没能像旁观者预想的那样大红大紫。

他喜欢演戏,喜欢做演员,但他的人生又是多面向的,有不少“旁逸斜出”的爱好分散他的精力,填充生活。他喜欢研究吃,为此专门混进了一个美食群,里面全是餐饮行业的从业者,哪又开了新餐厅,哪个名厨研究出了新菜品,他全都第一时间掌握,吃到喜欢的食物就回家试着自己做。他还沉迷于爵士乐,有机会就跑去爵士吧听歌。有一段时间待在纽约,因为一个爵士吧跑得勤,门口的保安会偷偷提醒他每天哪里的座位看演出更好。最近他又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产生了兴趣,因为看了不少相关的资料,所以想去意大利实地感受,想去佛罗伦萨的乌菲齐美术馆逛逛。

出道十多年的时间,当被问到想做一名什么样的演员时,他却像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没准备什么成体系的话术,只说希望自己演得很好,创作很好的角色。至于好的标准,他说那是存在于内心很难描述的一种感觉,唯一想到的一个词和他的生活态度相似——自如。

云端:最近《送我上青云》上映,当时接到刘光明这个角色是怎样的契机?

袁弘:导演想找我合作,给我发过来剧本。那时候在上海,导演和制片人专门跑到上海来跟我见了一面,当天时间特别短,我还要赶飞机,就约在机场。坐那聊了有大概一个多小时,聊得很投机。因为导演的很多东西已经在剧本里表达出来了,什么样的性格,有怎样的审美情趣。之前看完剧本,我就觉得是我喜欢的。

云端:为什么零片酬出演?

袁弘:当时制作人也在,我问他预算怎么样,他一说制作预算,我就傻了。我说这能做吗?可别糟蹋了这么好的剧本。制作人解释 :现在市场对于《送我上青云》这种类型的认知,只能给出这样一个制作预算。甚至投资方肯投资这个钱,已经很有情怀了。当时导演和制作人就跟我说,这个戏的片酬不会太高,跟别的商业片会有差距。我当时说考虑一下,后来想,既然这么喜欢这个剧本,他们的制作预算又那么吃紧,那不如就高风亮节一下,为情怀买单。你本来做这个事也不是奔着钱去的,就是奔着情怀去的。

《送我上青云》剧照

云端:这个剧本包括刘光明这个角色,特别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袁弘:它首先是一个特别有人性关怀的故事,我看剧本时就觉得很喜欢这种讲人和人性的,不敢说它多深刻透彻,但是它是很真诚地在讲这个事,我喜欢这种真诚。它又用了一种黑色幽默的、戏谑的方式来讲,里边充满了很多有意思的小细节,完全就是我喜欢的气质。

比如说刘光明,一出场同情陌生人要给人家钱,然后跟文艺女青年聊太阳、星星、月亮,结果转到他家里,却是那样的状态。我特别喜欢他在鞋柜上贴自己照片让岳父给自己鞠躬的这个细节,把这个人物的内心和他身上的那种有点蠢萌的气质都写出来了,看到时我就特别有创作的欲望。

云端: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场景吗?

袁弘:其实最后刘光明结局那场戏是我加的,本来刘光明在殡仪馆只是和所有家属在一起,在人群里。我觉得缺少一个结尾。我跟导演说想做一件事情,就是在所有人鞠躬的时候,我想推着轮椅上去,让那些人给我鞠躬。因为刘光明这个角色内心极度渴望尊重,灵感就来自于剧本中的刘光明在鞋柜上贴照片。

云端:最近《做家务的男人》也在播出,节目中基本展现了你在家庭中真实的样子吗?

袁弘:差不多。但是因为是节目,它本来就要看男人做家务的状态,所以为了这个节目,也比平时做得更多一些。

云端:节目出来以后,有很多人评价说嫁人应嫁袁弘,怎么看待这种评价?它好像变成一种人设了。

袁弘:其实一直很反对做人设。我作为艺人,跟我的公司,跟我的宣传团队在聊天在沟通的时候,就一直跟他们强调,我们不要去刻意做人设,所以我这两年的宣传,没有出过立 flag,立人设的那种。因为我觉得人都有很多面。但是现在市场是这样,你身上贴了标签之后,市场更容易接受你。快消费时代,大家都愿意接受最直观的东西,我知道这是最行之有效的,但我不太想去刻意营造,我愿意把我的很多面展现出来。

云端:目前人生中比较重大的转折点都有哪些?

袁弘:目前来看就两个,一个是考上上戏,第二个就是结婚,那是自己人生状态的两次转折点。

云端:去年为了陪怀孕的歆艺,有大半年的时间没有接戏?

袁弘:对,妈妈在怀孕的时候,特别需要爸爸的陪伴,因为她在经历生命中一个全新的阶段,整个身体都在发生改变,心态也会跟以前不一样。而且孩子出生,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不想错过的几个月。

云端:那段时间作为演员 , 不拍戏,不出现在公众面前,不担心会被市场迅速遗忘吗?

袁弘:你肯定不会一直站在一个比较高的地方,肯定会往下回落一点,有回落也是正常的,但说彻底被遗忘,我觉得不至于。我还是一个天生比较乐观的人。

云端:去年在接受采访时有提到过,如果有了孩子担心会失去自己的生活,完全围绕孩子转,现在孩子真的出生了,觉得适应这种生活吗?

袁弘:不是适应,是一种心态上的变化。有一天晚上躺床上,我和歆艺特别认真地聊了这件事,我说我觉得这个孩子是来救我们的。她说为什么?我说夫妻间即使很爱对方,还是会以自我为中心,内心里依然是“我”最大。孩子是来救我们的,一下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以我为中心,一下就去中心化了。你遇事再也不会先考虑自己,思考角度一下就不一样了。

云端:能分享一下最近让你比较感慨的事情吗?

袁弘:可能还是来自生活本身,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挺感慨的。孩子能够瞬间让你明白很多事的。有了孩子,可能之前你不会想的,不会去观察和你没有注意到的东西,现在都会注意到。瞬间就明白了之前父母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为什么那样做。然后看见一个生命从无到有,他开始一天一天地发生变化,这个变化是明显的肉眼可见的,我就会想到这也曾发生在我们自己和我们父母身上。我就想得远一点,会想到其实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一个循环,这些变化每天都在我们身上发生,只是以前没有参照物,没有去想而已。

我要评论

  1. Chen Zi says:

    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