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我们在北京采访了这家最像在东京的店铺,现在它怎样了?

你的理想,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城市里?说句最轻松的——有漫长的林荫道可以骑自行车,骑累了有一家小咖啡馆可以坐下来休息,顺便再买一瓶不错的葡萄酒,往车筐里放一束花,回家。

上个月,《Monocle》杂志刚公布了2018宜居城市,慕尼黑取代了东京成为全球最理想的城市,将曾经的工业区改造成新的文化空间,独立书店的增加…“城市的新改变”是重要的衡量标准。

一年前,太格有物探访了刚刚开店的RE而意,创始人菅根史郎先生当时的心愿,是“改变北京的生活场景”,哪怕一点点。

一个生活在北京的东京建筑师,专门为城市设计大型商业体,在菅根史郎看来:令一个城市变得适宜居住的,永远不是宏伟建筑,而是“人们生活在里面的具体细节感受”。

“最初决定做而意,说简单一点,我要做一个我自己能待得舒服的地方。我在北京已经生活了十六七年,确实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一个城市即使外面看高大上很国际化,但里面什么细节都没有,没有一个有品质的休闲空间,不能让居民觉得待着自在,那永远不会是一个很舒服的城市。”

毕竟,如美国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所言,日常生活才是每一个人类成员都能享受的美好生活,它奠定了真正人性的历史。

这个夏天,第二家RE,嘉里中心店开业。

难以照搬的不是设计是服务

比起建外店的零售+咖啡厅模式,RE的嘉里中心店更接近于东京的生活方式集合店。它被划分为几大区域:

餐饮区,除了咖啡和轻食外还增加了正餐以及吧台,到了夜间,这也是有现场乐队表演的酒吧区;

食品总监板垣香织女士还特别为嘉里店设计了商务午餐:以有机食物搭配欧美流行的超级食物,通过小“惊喜”转换心情和工作的节奏。

零售区和鲜花店交杂,开放零售区陈列有燕印、kinto等日本著名咖啡用具品牌,也有手工织染的浴巾、餐布等家居用品,鲜花的芬芳就是天然的店内香氛。

RE的起源是自行车骑行,嘉里中心超大的店铺面积也保证了这一场景的充分展示。半手工和全手工订制的自行车,想穿着就回家的有机棉服饰FilMelange,再带一把古董手冲壶,在野外也能享受手冲咖啡。

专门的修理中心,让自行车爱好者们可以一边聊天交流,一边等待爱车在修理和保养后焕发光彩。

在商业地产中,一家店内立体集合了零售、餐饮和运动品牌,构建完整生活场景,在中国的零售业中是罕见的。

但在东京,这种复合业态正当其时,蔦屋书店、La kagu等生活方式店都是先行者。

而RE开业一年,作为一家最接近东京水准,“开门像走进了表参道”的生活方式店,给北京这个城市带来的提升和冲击,绝不止是某一种时髦的模式或设计。

毕竟,在全球化时代,再时髦的产品和设计都可以流通,但一家店令客人觉得无一处不精致,无一处不可体的感受,更多需要看不见的服务性细节去完成。

为最理想的客人,他可以…

早在嘉里中心店施工期间,令总经理罗园女士相当头疼的一件事,是菅根史郎要求把门外道路边的常绿乔木更换为观赏植物。这需要通过市政批准,将来退租也要完全复原。

费这么大动静,就折腾四棵树?

“物业也劝说,换了树街对面就看不到店门的logo了,这是做生意的角度。

但如果从顾客的角度看,坐在户外,喝一杯咖啡时,有没有乔木撒下的树影,是完全不一样的。”

新栽种的有樱花树,也有枫树,在菅根的计划中“未来坐在一张桌子上,就会感受到四季的流转和变幻。”

对一个建筑师来说,难的永远不是设计和施工部分,而是同时作为创始人,不断追求更好状态,去临时改动和增减的部分。

罗园介绍说,酒吧和花店部分在初始规划里都是没有的,施工开始才决定要做。“变动的根源,还是RE的第三空间理念——客人现在还缺什么样的一个服务和环境?”

第三空间的作用,并不在于一次或两次的光顾,更多是对于客人生活习惯的改变,哪怕是一小点。

比如夜间的小酒吧,对中国人来说更多是周末的放松和狂欢,但RE团队更希望顾客的光临,就是下班后大家聚个会,聊天喝啤酒,甚至自己一个人放松一下的“保留空间”。

而花店的设计和营业,更是让RE团队去接地气的一个过程。

增加花店,是因为在日本下班买两束花带回家,是很日常化的小事。但根据菅根在店里的观察,看花的人很多,却没那么多人买。

“我看到了就会想:怎么做,才能请客人买一两只花带回家呢?如果只是陈列漂亮的东西,大家拍拍照就走了,是不会进入他的生活的。

而意在做的事情就是怎么把这样一个生活的场景推荐给客人。”

在RE的时尚总监铃木熏先生的设计中,建外店与嘉里店的区别,在于是“单品”还是“场景”唱主调。

“建外店以具有魅力的单品分别去展现给顾客,一件是一件。嘉里店更着重推荐商品的组合,去形成美的使用场景,影响客人的审美和生活价值观。”

店内会同时展示自行车、骑行时适用的服装,还会搭配书包、手磨咖啡机和相关书籍,顾客在看到展示的同时就会将自己代入到场景之中。

要接受一家“生活+”集合店,以及把超出期待的服务低调埋伏在各种细节里的店,需要时间。

“我们也遇到过年纪大一点的顾客会问‘是超市吗‘‘是商店吗’,也没有恶意,但的确不了解。”但令菅根和团队感到惊喜的,是越来越多遇到了比他们还懂自行车的顾客。

一位住在附近的德国顾客,进店十分钟就选定了自己要的车,还兴致勃勃给店员介绍这款意大利复古自行车的不同版本。

一位美国的祖母,带着自己的两个孙子来店里买了自行车的配饰做礼物——那是他们在中国度假的最后一天。

“有时候也会有一对夫妻过来,丈夫喜欢看车,太太就看杂货的餐具,最后可能两个人都买了不同的东西走。”菅根说,这就是RE理想中的客人:

“一开始对自行车不感兴趣的人,为了喝咖啡走进店来,慢慢开始接触自行车,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某一天就定了一辆专属的自行车。

而一个进来修自行车的人也会买一个喜欢的咖啡杯。”

“最终,他们每天起床,在家自己做一杯咖啡带上,骑自行车去上班,是一整套放松优雅的生活习惯,不仅仅是一个单独的购买行为。”

被一家店改变的城市

要通过一家店改变一个城市和一个顾客,过程中,RE的团队自己也在被改变。

对于铃木熏来说,RE更多是改变了他的骑行目的。之前就是“锻炼”、“到达目的地的移动工具”。但现在铃木熏会特意绕远去一条从未骑过的道路;浏览那些从身边匆匆而过的小店。

“我终于意识到,自行车的速度非常适合让自己转换心情,创造新想法,很多关于RE的灵光闪现都是在骑行时得到的。”

菅根则以RE为开端,更多融入了北京这座城市。因为“不再是自己一个人骑行、练习,和周围环境和人都没有关系。突然从独立的一个孤岛状态,有了归属感。”

之前北京的自行车圈子还是以一家家自行车店为核心的小俱乐部。但RE开启了一个骑行者的社区:可以是三两个朋友的小聚,或一个小俱乐部的交流,打破了既有的圈层。

“我到现在才有一些更多的自信——‘我不是一个人’,而且会更期待:这么多人在一起做一件事,是不是骑行真的能够改变一些北京的生活场景?”

在工作之外,菅根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中流连,但他用RE这个品牌,潜移默化在改变这个城市的肌理——也许就一点,哪怕就一点。

“一个城市中,我喜欢的永远是‘可以让生活不一样’的地方。”

过了一年,他们喜欢的单品变成了?

菅根史郎

最近我用的最多的是RE自己设计的骑行包。平板电脑、手机、笔记本都可以放进去,搭在车架上完全不占空间,取下来又可以是和西装搭配的手包。比起大容量,适当尺寸“解放双手”的手包更重要。

铃木 薰

RE定制的自行车使用的是金属车架,运动性能高,也能享受真正的体育带来的快感。作为传统的城市交通工具,量身定做比例均衡的组装可以满足各种需求。

板垣香织

为RE设计的正餐,大量使用了低温烹饪的牛肉和鸭肉,柔软而美味。用日本腌汁特制的西红柿、腌菜等,也很适合骑行者享用。

RE嘉里旗舰店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嘉里中心商场一层西侧
时间:10:00 - 22:00 (周一至周日)

文字采访:Ling总
图片摄影:夏伟/TIGERHOOD、RE而意

我要评论

  1. RE而意嘉里中心新店开张了,这是介于家跟公司之间的第三空间,是大家经常愿意去的第三个空间。RE建外SOHO首家店开业后,之所以具有人气的原因在于,不只是销售产品,而是通过RE为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生活体

    1. Chrislee says:

      很赞的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