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装客之夏,漫步在苏醒中的上海

2022年07月12日 其他 阅读 33401
关注

6月初端午节之后才陆续和朋友们见面,说着两个月前一样的话,有点似梦似醒。

很多人都瘦了,西装穿在身上轻晃,夏天才在面前缓缓展开。

回市中心走一走,城市和人正在醒来。

去年上海似乎经历了有记载以来最长的夏日,162天。不过我已经连续四五年没怎么脱过外套,今年也不例外。

6月的第一件事情是上班,回到公司穿的泡泡纱 Blazer 是羊毛版本,决定把这一点材质带来的垂坠当作仪式感留给职场。

还抽不出时间去理发,遮阳遮丑兼顾的棒球帽,不是太正式的通勤场景中,它是贯通室内外的好东西。

羊毛泡泡纱Blazer @Ficus

本来没有喝咖啡的习惯,齁丝乌苏(低气压、潮烦)的黄梅天加上午餐吃了主食,少一杯冰美式真的会哈欠连天。

不能堂食的日子,咖啡从店里拿到办公室恰恰好喝干;周末和朋友们把桌子凳子一摆,外卖一凑也是有滋有味的一餐。

城市渴望和人一道品尝烟火。

平日的街道孤独了很多。

自然的味道压过了人气,在自己上身假装一下蓝天白云,也算遵守了季节女神的 Dress Code 。

青年布衬衫 @FICUS

无法和自然争夺艳丽,只得青年布 X 丹宁,用水洗把简单的蓝色变得复杂。

耐皱耐洗的衣服今年穿得多一些,想得多的时候,更希望生活简单,丹宁和麻恐怕就是最能满足这种需求的吧。

马衔扣乐福 @Badia

人笑的时候呲牙咧嘴,据说是茹毛饮血时代防卫本能的遗留,当时还要配上手舞足蹈,才好吓住不期而遇的对手。现在手脚都放下,就是动动嘴,“阿拉好朋友,和平相处可以伐啦?”

泡泡纱休闲衬衫@Ficus

在某条小巷子里,店主把一杯含酒精的可乐分成两个一次性杯子递给我和朋友。

很多客人说有怪味,不大爱喝。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低头喝水,抬眼望天,泡泡纱内搭排出汗水,丹宁外套阻挡阳光,不是度假,正好反过来,

是寻回家乡。

双排丹宁夹克 @Ficus

牙和食物与记忆紧密相连,当你咀嚼的时候,牙齿互相碰撞之余,也刺激连通脑内的神经。

有人做过研究,嚼着口香糖学习可以帮助人记忆,怪不得垂垂老矣,开始掉落牙齿的时候,记忆也随着缓慢凋零。

针织衫 @Ficus

有个朋友对我说,他见越重要的人,穿的颜色就越浅。我看了一眼他的白裤子,怀疑他想套路我。

确实穿着浅色,可以传递一个“为你我不怕弄脏”的态度,只是夏天里,有时候只是本能地眷恋白色——属于当时当刻最好的色彩。

墨镜 @万年龟

去看看朋友的 Vintage Shop ,探头探脑留下张没见过世面的照片。毕竟6月初的时候,街道对我们简直有了一种新的陌生感,每一道门,每一个熟悉的标志,你都想重新确认一遍它代表的意义,还好还好,一切如常。

穿着白衣服进入几条小道中的小道,在错综复杂的城市中心盘桓,被墙上垂下的花吸引了视线。

白墙、垂阴、红花——不下于任何一个人造的网红小景点。只是你的注意力是真正地被自然吸引而非想借着景观将关注引向你自己。

城市的天台大致都不是为了登高望远,毕竟在城市中只能望见城市。

为什么天台会变成一种特别的景观符号?

也许正是因为布满屋顶的城市中,只有天台是没有屋顶的,天台甚至在“屋顶之上”,光这一点便对钢筋水泥丛林里的原住民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吸引。

上海有不少我珍藏的天台,外滩美术馆的不错,BFC 5F 和正相对的复星艺术中心天台都是好地方,一度拯救了无处吃饭的朋友们。陆家嘴周边几个小区楼顶是可以上去的,市内的老建筑中,也不乏几个袖珍小地方,像是这水泥森林里的树屋,是一片片将烦扰放逐在外的真空地带。

编织皮带 @TIBERIO FERRETTI

把纸巾、调羹和叉子放进胸兜里还怪好玩的。朋友开玩笑说是野餐三件套,或配画外音,“请问,可以堂食吗?”

棉泡泡纱和丝棉混纺圆领衫已经是夏天最后的倔强,再退一步,我就选择回家。

丝棉圆领针织衫 @Ficus

摄影的朋友说还有最后三张照片,我摆了个无厘头的造型,也许我就是想换个角度看一看,假如城市是一个巨人,侧过来的时候,大概就能看到他的眼睛,正在慢慢睁开。

文 / 七哥
摄影 / WSK

最新评论

  1. 安安安先生 says: V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