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跟奢侈品联名,能换来什么?

啃老师
专栏作者
关注 2021年11月29日
2021
11/29
13:42
啃老师 专栏作者

当然是能换来一波涨价。(开个玩笑,下面进入正题)

如果说朋友们曾在公众号里见过的,装在由法国著名玻璃制造商Lalique精心打造的水晶瓶里的的麦卡伦72,是匠心独具和极致奢华的天作之合;

那么,波摩近三年来和007的御用座驾品牌阿斯顿-马丁的联名合作,就是电影行业和烈酒行业的“双厨狂喜”。

在万物皆可联名款的这个时代,打破次元壁是品牌之间心照不宣的惯用小伎俩,不仅让消费者得到了双份的品牌附加值,更让产品本身因为碰撞而多出了无限新颖的可能。

而酒精和时尚产业天生就具备牵手的潜质:它们都一定程度上依靠“限定”和“稀有”吃饭。

所以这也不难解释,高端酒款与奢侈品牌的跨界合作,近年来呈现一个上升的趋势。

这样的商业行为当然也少不了反对的声音,认为奇货可居除了让酒的价格变得更贵之外,并不能对酒本身的品质产生实质性的提升。

但是这样的抨击不会让品牌本身受到影响,反而又让它们在暗地里又收割了一波流量。

所以今天,我想和大家盘点一下这些美酒出圈的高光时刻,并一起思考,这些交叉,能给行业内带来些什么。

是买椟还珠,还是好马配好鞍? 

酒与奢侈品的跨界,通常会体现在这款酒的包装设计上。

奢侈品牌的设计师会在得知合作计划的当下就开始为酒量身打造一个无懈可击的包装设计,毕竟这是合作的核心部分。

要明白,要做出一款能够将两个品牌的内核糅合一体的包装设计,难度不亚于设计一套高级定制的晚装。

酒的外在结构非常简单,无非就是瓶子+盒子;不过这才增加了设计的难度,旨在兼顾实用性,还不能千篇一律。

所以我们能看到,在Lalique与麦卡伦的长期合作里,充满着Lalique对于奢侈容器和陈年佳酿的独特理解——

在麦卡伦The Six Pillars(六柱)系列高端威士忌中,共发布了六款陈年高于半个世纪以上的老酒,包装均由Lalique操刀。

即使相隔短短的几年,Lalique也赋予了这些珍贵美酒不同的理解:

55年的瓶身设计参考了Lalique 1910s的经典香水瓶皇冠设计,带有些许的西亚-北非风格;而57年更为棱角分明,意在为上个世纪风行一时的Art Deco风格致敬。

如果说The Six Pillars的瓶身设计并没有超脱出“威士忌酒瓶”的概念,那么麦卡伦72的水晶瓶,就是对这瓶麦卡伦史上年份最高的威士忌的礼赞——

底面积更大的瓶身能够更完美地展现近一个世纪的岁月赋予酒体的优美琥珀色,而这种不同寻常的造型灵感也来自于麦卡伦新落成的大楼外形,以及内部的巨大蒸馏器。

你可能会觉得,这样华丽的瓶身设计及用料大有“买椟还珠”之嫌,但请不要忘记这些威士忌的存世稀有程度,而凝结在每滴酒液里的时间,是它的价值所在。

除了麦卡伦,同样在跨界方面颇为成功的还有波摩与豪华跑车生产商阿斯顿-马丁的合作:

看似和烈酒毫无关联的车企,通过经典电影形象詹姆斯-邦德,而得以和威士忌联系起来——

一个是为007遮风挡雨的最爱跑车,另一个是陪他出生入死的苏格兰威士忌。

这场合作迄今为止已有三年,首发作品被命名为Black Bowmore DB5 1964。

酒款年份选择大有深意,因为1964是阿斯顿-马丁跑车首次在007电影里出现的年份,而这一年也是波摩酒厂发展进程上的重要一年。

这款酒瓶身采用金属和玻璃拼接,下半部分是阿斯顿-马丁的经典银灰色,带有其标志性的Logo,除此之外,它的瓶塞别出心裁的采用了跑车的活塞零件,手提箱也设计得分外冷峻,外观与特工外勤时带着的密码箱如出一辙。

这样的强强联合之作只限量发售了27瓶,其中2瓶还由酒厂自己收藏,不难想象它的价格和难买程度。

也许是为了照顾影迷的望眼欲穿,波摩旋即又趁热打铁,又发售了三款具有旅游纪念品意义的威士忌。

这一次将设计工作全盘交由了阿斯顿-马丁,在售价方面要友好许多,也能在全球的旅游纪念品商店买到,是伴手礼的经济之选。

大获成功的前两次合作催生了2021的全新波摩大师之作威士忌:

这一款折中了前两次联名的所有优点,同样采用阿斯顿-马丁的活塞元素设计,价格更为合理,由调酒大师Ron Welsh严格把关的风味也呼应了这款酒“Master’s Selection”的命名。

波摩x阿斯顿马丁丰俭由人的多样化选择,恰恰证明了协同合作的魅力所在:

我们始终能在品质、价格和设计中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支点。 

以上这个理念也同样被芝华士所认同,所以在它与设计师品牌Balmain的合作中。

我们看不到Old-School的老派水晶瓶和故作高冷的外盒,整个新瓶身设计完全由平面印花呈现,而这恰恰反映了芝华士质优价美的品牌精神。

在和这款酒一同发布的时尚大片中,我们也能看到穿着新一季Balman时装的模特毫不在意地拎着与他们衣服纹饰呼应的威士忌瓶,狡黠地展示了设计师年轻而不羁的态度。

在剖析了以上三场跨界合作后,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商业活动中,酒本身的品鉴价值不再是这款酒的唯一重点。

它会和巧思的包装再创造过程一起构成一个审美客体:以“酒”这种物质载体,传达观点、精神,亦或者是表达纪念。

这时,它就与美术馆里的现代艺术作品别无二致,是具有独特收藏价值的物品。

奢侈品X酒精:继往开来的不断尝试

一直以来,酒精都是一种与场景强相关的消费品,人们在消耗酒精的时候,通常都需要气氛的整体烘托作用,才能将饮酒的愉悦感最大化。

这也不难解释为何酒类品牌老是在寻找优质的合作伙伴,以丰富品牌本身的形象,打动更多的消费人群。

其中的先驱和佼佼者当然是在音乐场景扎根数十年的绝对伏特加:

从90年代席卷欧美的Grunge Rock,到主宰当下的Hip-hop文化,绝对伏特加总能通过更改设计、广告语和赞助音乐活动等多种方式完美出圈,成为许多表演者和观众的充电首选。

但他们也要面对年轻人的不断增长的、空前绝后的消费能力的现实。“年轻”不再意味着囊中羞涩,反而成为了追求潮流与生活品质的代名词。

所以,迎合New Money的最好方式就是牵手奢侈潮流品牌,因为这会让拿起绝对伏特加标志性的磨砂瓶的年轻人找到高端新潮的自我认同感。

比如Gareth Pugh为绝对伏特加设计的这个“几何项圈”,就打破了品牌一直以来单调的包装传统,反映了时尚行业的多变、多样性。

作为绝对的竞品,高端伏特加品牌Ciroc也加入了联名大军中,Westwood的设计师在瓶身设计的看似随意的粉色俏皮涂鸦,一定曾俘获不少少女的芳心。

至此,可别以为联名只是售价稍高的烈酒的专利。

比如说调制“教父”这款鸡尾酒的灵魂所在——杏仁利口酒蒂萨诺,也通过与同来自意大利的奢侈品牌Moschino的合作,彰显了意大利人的文化自信。

更别说本就血统高贵的香槟,一直都是奢侈品牌之间抢手的合作对象:

我们能在Piper Heidsieck的Le Ritual香槟与传奇红底高跟鞋的缔造者Christian Louboutin的合作海报上欣赏到被塑造成成酒杯的一只性感高跟鞋,鞋跟是酒瓶幻化的权杖;

也能在LVMH旗下的酩悦香槟与Ambush的合作酒款中,惊讶发现Ambush对瓶身的极简主义+街头文化风格的的全盘“魔改”。

综上,原教旨主义者的“设计无用论”显然有些站不住脚。 饮酒是享受,欣赏艺术更是,如果你愿意为了获得接触美的体验而为不便宜的艺术展门票买单,那收藏限定款酒就更是你的菜。

我从不鼓励为了满足虚荣心而购买物质,所以除去单纯装点你的酒柜,这些“酒精艺术品”更应该是你和设计师、酒厂对话的一座桥梁:

慢慢饮下一杯酒,在品饮的同时,静心把玩大师的设计智慧,开启你双份的沉浸式审美之旅。

先别急着关掉页面,在评论区也说说你的看法:你愿意为酒水与奢侈品牌的联名买单吗?

我要评论